本報訊(記者向凌燕)20日,中國嘉德2013年秋拍上,魯迅《致陶亢德信札》以655.5萬元成交,全文219字(不算標點),平均每個字高達3萬餘元。
  此信為魯迅於1934年6月8日寫給陶亢德。陶亢德是民國時期著名出版人、編輯家,擔任過《生活》、《論語》、《人世間》等刊物的編輯,與文壇眾多名家都有交往。陶亢德通曉五六種語言,魯迅在信中和他討論了關於日語學習的一些看法。
  200餘字的信值655.5萬元嗎?拍賣落槌後,引發了各方熱議。
  從書信內容看,就是一次簡單的學術交流,無關重大史實。據北京匡時國際拍賣有限公司董事長董國強介紹,魯迅致陶亢德信札現存共19通,絕大部分已由相關機構收藏,流傳在外的就目前所知僅此一通,其稀缺性決定了其收藏價值。
  記者電話採訪了北京嘉德拍賣公司相關人士,詢問拍品的買家為何人,該公司以保護客戶隱私為由拒絕透露。
  北京寶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信札市場部經理薑柯接受了記者的採訪。他說,從今年的名人書札拍賣行情看,拍出幾百萬的高價並不意外。這正是現在的行情。本次嘉德秋拍,1937年陳獨秀致陶亢德的書札,拍出230萬元;李大釗致夫人吳若男的書札,拍出了414萬元。
  中國嘉德古籍善本部高級業務經理宋皓20日向媒體介紹說,這件拍品是從一位收藏家手中好不容易徵集來的。
  魯迅信全文
  亢德先生:
  長期的日語學校,我不知道。我的意見,是以為日文只要能看論文就好了,因為他們介紹得快。至於讀文藝,卻實在有些得不償失。他們的新語、方言,常見於小說中,而沒有完備的字典,只能問日本人,這可就費事了,然而又沒有偉大的創作,補償我們外國讀者的勞力。
  學日本文要到能夠看小說,且非一知半解,所需的時間和力氣,我覺得並不亞於學一種歐洲文字,然而歐洲有大作品。先生何不將預備學日文的力氣,學一種西文呢?
  用種種筆名的投稿,倘由我再寄時,請先生看情形分用就是,稿費他是不計較的。此復,即請若安。
  迅頓六月八日
  鏈接>>>
  近十年
  名人信札拍賣紀錄
  2002年
  “錢鏡塘藏明代名人尺牘”,拍賣了990萬元。
  2005年
  鬱達夫致王映霞的“我很真心,我簡直可以為你而死”等8封情書,拍賣了34萬元。錢鐘書致吳祖光信札,一張中國社科院文學所的便箋,不到10行字,拍賣了2.3萬元。
  2009年
  陳獨秀、梁啟超與徐志摩等致胡適的一批書信,以744.8萬元成交。同年,國學大師陳寅恪的112件手稿,成交價285.6萬元。近代佛學家李叔同的77頁手稿,拍出了257.6萬元。
  2009年
  一頁總共5行的張愛玲書信,拍出了6萬港元。
  2010年
  齊白石囑托葉恭綽將賣畫所得“三百二十四圓七角”匯入他中國銀行賬戶的書札,以33.6萬元拍出。
  2012年
  周作人致鮑耀明書札以442.75萬元成交;梁啟超手稿《袁世凱之解剖》以713萬元成交。
  2013年
  曾國藩手書家訓首次現身拍場,成交價230萬元,超過起拍價20倍。
  信札拍賣:
  一場資金在玩的游戲
  信札拍賣:
  一場資金在玩的游戲
  記者張輝
  今年,拍賣市場上最火的藏品,就是信札。
  名人信札歷來受人追捧,不過,沒有哪一年像今年這麼火。
  4月的中國嘉德春拍中,明末清初思想家顧炎武手稿《五台山記》以3162.5萬元成交;曾國藩的手書家訓,10萬元起拍,經過近20次激烈競價,230萬元成交;魯迅《古小說鉤沈》手稿,以估價10倍以上的690萬元成交。
  半年後的嘉德秋拍,魯迅200餘字書信拍出655.5萬元天價,每個字值3萬元。此外,1937年陳獨秀致陶亢德書札,拍出230萬元;李大釗致夫人吳若男書札,拍出414萬元。
  這個“令人鼓舞”的價格,讓人不禁要問,是什麼樣的一群人在玩名人信札?
  昨日,一位拍賣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,目前,參與信札拍賣的是一些手頭上很有資金的人,他們大多把拍來的信札作為私藏,並且有投資的成分在其中。
  去年,一家拍賣公司拍賣一批信札前,曾組織國內圖書館館員參與研討。當館員們看到這些底價過百萬的信件時,都搖頭。不少館員感嘆,以後接觸到這些史料的機會將越來越少了。
  武漢王先生曾收藏了一些名人信札。他認為,現在有資金進來了,信札越來越不好玩了,越來越像資金在玩的游戲。以前像玩郵票一樣玩信札的時代,已經過去了。
  不過,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研究員、博士生導師陳子善卻有不同看法。他認為,無論是字畫還是信札拍賣,流動比不流動好,有市場比沒市場好,拍出高價,也不是壞事情。尤其是魯迅的書信,在市場上流通得非常好,物以稀為貴,這樣的價格也是對魯迅價值的充分肯定。
  最後他說:“我樂觀其成。”  (原標題:魯迅一封信拍出655.5萬元)
創作者介紹

joey

eo15eoehn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