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旬夫婦手輓手離婚。
  老翁:我怕離了婚,你就不要我了

  老婦:我們還一起生活,做不了夫妻做情人

  看了這對老人的酸甜苦辣,你會以怎樣的心態對待

  有相同遭遇的父母
  開欄語
  馬年春晚,一曲《時間都去哪了》讓無數人眼圈泛紅,也讓天下子女深思:當我們日益忙碌,父母卻漸漸老去時,該以怎樣的心態和方式對待父母?
  今天起,重慶晚報正式推出全新互動版面《養老》,和每一位讀者共同探討:今天,我們的父母怎樣養老?明天,我們又去哪裡養老?
  這裡有為老年人訂製的專屬新聞———除走進養老院、社區養老、居家養老,還有哪些最新養老方式?釣魚、書法、下棋、旅游。還有什麼樣的生活態度幫您安度晚年?當老年人的物質精神權益受到侵犯時,怎樣維權?
  這裡還有為廣大子女提供的服務信息———養老院的建設標準、老年服務券發放流程、老年人常見心理問題的疏導……我們與您一一關註。
  如果您和您的父母遇到養老方面的新鮮事、煩心事、困惑事,可撥打重慶晚報24小時新聞熱線966988交流;也可與《養老》版主持記者周小平聯繫(郵箱:cqwbyanglao@126.com),讓我們一起為明天的養老難題求解。
  重慶晚報記者 周小平 田曉 文 史宗偉 攝
  有何苦衷
  2月14日上午,既是傳統元宵節又是西方情人節,珊瑚公園渝中區婚姻登記處,前來登記結婚的新人排著長隊,熱鬧非凡。上午10時40分,一對手輓著手的六旬夫婦打破了離婚登記處的寧靜,也引來一旁等待領證的新人爭發感慨:“我們忙著今天扯證,他們卻選擇今天來離婚……”
  照相、辦證……面對年輕人的唏噓,這對老人沉默不語。工作人員仍覺奇怪,大多數分手夫妻離散時臉紅脖子粗,但這對夫妻卻是:男子手輓著女士,兩人依偎在一起,沒有怨恨,反而看上去有些恩愛。
  “她要離,我就怕離了婚,她不要我了。”男子在工作人員指導下,顫抖著雙手,眼裡有淚花,停頓了兩秒,還是把名字簽了上去。一旁老伴兒不停地寬慰:“今後,我們還是生活在一起,相互照顧。做不了夫妻,我們就做情人。”
  女子卷曲長髮,身著紅色棉襖,眼睛視力看上去不太好。男子始終輓著她的手,牽著她。兩人辦完離婚手續後平靜離開大廳。工作人員證實,整個上午,他們是唯一一對離婚夫妻。
  走出婚姻登記處,這對夫妻沒有各奔東西,仍是手輓著手。“老秦啊,想開點,今天是元宵還是情人節,雖然我看不見,但是我還是能帶你逛逛解放碑。晚上我就陪你回廣安,我們還是像以前那樣過。”
  重慶晚報記者瞭解到,這對朴素老人,去年5月20日登記結婚,今年2月14日離婚,不到一年可以說是閃婚閃離,在許多年輕人看來,很潮,很前衛。
  他們為什麼要離婚?為何又要做出“離婚後我們還是生活在一起”的承諾?16日,重慶晚報跟隨他們回到四川廣安家中,瞭解到一對黃昏戀老人面對現實的無奈選擇。
  子女態度讓他們傷心
  16日下午,秦茂萬、王秋蘭一起來到兒子龍兒(化名)家。“他和孃孃結還是離,我從來都不管!”龍兒對父親再婚的態度有些冷淡。老秦只能用沉默和嘆氣來回應。
  老秦說,他和王秋蘭剛認識時,也曾征求過兒子的意見。“我說如果以後結婚到重慶去了讓他來看我,他回答說要得。”王秋蘭的大女兒覺得老秦是個朴實勤快的人,支持母親再婚。老秦和王秋蘭都覺得有了雙方子女的支持,他們的婚姻一定會很幸福。
  但現實卻出乎意料。今年春節前,老秦摔傷了腳踝住進醫院,他兒子龍兒除起初兩天給他送了兩頓飯外,就再也沒來看過他。住院第三天,老秦給王秋蘭打電話:“我以為兒子中午要給我送飯,但一直沒送來。兒媳婦說,有了老太婆就讓老太婆管我。”
  聽到老伴的話,王秋蘭又心痛又生氣:“如果今後老秦生病住院或有個三長兩短,我一個瞎老太婆,啷個能照顧他嘛?”王秋蘭說,他們選擇離婚,主要就是想向子女表明:老人病了或傷了,子女有贍養責任,不能將責任扔給老伴。
  婚前明確兒女義務
  市婦聯婚戀專家李安娜表示,面對父母再婚,兒女往往有這些顧慮:一是擔心財產問題,二是擔心年輕一方變成保姆。建議老年人結婚前,應該當眾跟子女說清楚這些問題,比如對雙方婚前財產進行公證,做好分配處置。遇到老人生病住院,用書面約定明確雙方兒女的贍養義務,這樣可有效避免日後糾紛。
  生活習慣讓他們陌生
  兩個人結婚,從怦然心動談戀愛,到柴米油鹽醬醋茶,總有很多“看上去很美”的東西最後成了煩惱。老秦說,剛剛在一起時,他覺得王秋蘭有文化,又浪漫,還十分開朗。“我是小學文化,她是高中文化。我到重慶去看她,她還專門帶我去朝天門散步,我們兩個手輓手走在江邊。我這輩子第一次體會到這就叫耍朋友。”
  可婚後,老伴這些優點在老秦眼裡漸漸變成了煩惱。“她有很多朋友,其中有些是男的,每次她和男性朋友見面,我都懷疑他們有問題,這讓我非常的痛苦。”
  王秋蘭說,婚前她覺得老秦是農民,在農村又有房子,以後住在農村空氣好,對健康有好處。漸漸的,王秋蘭發現了他不少壞習慣。“他喜歡喝酒,每次喝酒就發酒瘋,在地上打滾,打了滾直接就上床睡覺。”曾經嚮往的農村房子,王秋蘭只住了3天就堅持要離開。“農村房子很臟很亂,有很多跳蚤,我被咬得渾身紅疙瘩,我從小在城裡長大,實在不習慣!”他們被迫在鎮上租房生活。
  婚前讓對方看到自己缺點
  李安娜說,兩個老人來自不同家庭,有著不同生活閱歷、生活習慣,這些都是幾十年固定的,難以像年輕人一樣花時間去改變。所以,在婚前應該把自己的生活習慣給對方說清楚,特別是疾病、殘疾、特殊偏好等關鍵問題。如果對方不能接受,一定不能衝動結婚。
  “我們情人節那天6點半就出發了,坐四個多小時才趕到菜園壩,專門趕著這個日子來離婚,我覺得有紀念意義。”今年62歲的王秋蘭(化名)是土生土長的渝中區人。2006年因一場意外導致雙目失明。去年,經人介紹她認識了67歲的秦茂萬,去年5月20日登記結婚。
  16日清晨,廣安市廣安區花橋鎮老秦夫婦的出租房。王秋蘭打著毛衣,老秦忙著打掃衛生。老秦說,以前他過著單身生活,煮一鍋稀飯能吃一天。如今每頓吃得菜是菜,飯是飯,日子總算過得像個家了。不過,從去年扯證到今年情人節離婚的快節奏,老秦夫婦坦言,“原因很多,我們有壓力。”
  經濟問題讓他們隔閡
  “老太婆的經濟條件比我好,但她卻一分錢都不拿出來過日子。”老秦抱怨說。他一個人每月只有300多元的基本生活保障金,而王秋蘭有800多元養老金,還賣了房子有一筆存款。開始接觸時,王秋蘭承諾會拿錢出來一起用。結婚後王秋蘭卻告訴他:“嫁漢嫁漢穿衣吃飯,要求我把僅有一萬多元積蓄拿來做家用。”他乖乖把錢交給老伴後,發現老伴居然用他的錢買了一根金項鏈,讓他心痛不已,趕緊將剩餘的錢要了回來。
  在經濟問題上王秋蘭也頗有微詞。她說,一開始也知道老秦沒有錢,想著大家只要合得來,經濟上也不會有大問題。但秦老漢把錢要回去卻傷了她的心。“我不在乎你沒錢,但也不能一切錢都由我出吧!”
  婚前明確經濟責任
  李安娜說,老年人往往在金錢上看得比較看。所以再婚前,應該明確約定經濟責任,甚至明確到每個月雙方各出多少生活費的具體數目,在這一點上不能模糊。這樣就可以避免像老秦夫妻一樣的經濟矛盾。
  六成黃昏戀

  只耍朋友不結婚
  此前《青島晚報》曾報道,一項婚戀調查報告表明:大約六成黃昏戀選擇只耍朋友不扯證。昨日,重慶晚報記者調查了身邊20多對黃昏戀的老年讀者,他們中多數也是同樣選擇。我市婚戀專家稱,子女不認同、遺產及贍養義務等問題成為黃昏戀老人“伴而不婚”的重要瓶頸。
  楊俊生(76歲,國企退休職工)和李秀蓉(70歲,退休工人)住在沙坪壩天陳路,相戀5年,雖然關係一直很好,但他們並不准備辦結婚證。楊爺爺說,他的退休工資比李婆婆高很多,而且還有兩套房。如果結婚後自己先走一步,楊婆婆就變成了他財產的第一繼承人,他擔心自己的子女和楊婆婆會產生矛盾,這樣對雙方都不利。楊爺爺說,他已經寫好遺囑,他去世之後會留一小部分現金給李婆婆。
  黃昏戀要組家庭

  看看這些問題扯清沒
  “不做夫妻做情人,家的意義已不在了,相當於有福可以同享,有難不能同當。”昨日,市婚姻收養登記管理中心婚戀調解師周永勝表示,如果雙方當事人能把可能涉及到的問題糾紛先梳理清楚。成家之後,就算遇到問題也不會犯難。哪些黃昏戀不被看好?他們有什麼破壞力?周永勝作了梳理。
  A:雙方子女不認可
  婚姻破壞力:★★★★★
  解讀:即便兩老人再合得來,如果子女反對,建議不要走到一起。當老人出現問題,盡責的肯定是雙方子女,不被看好的重組,也不會迎來相應的贍養責任。建議雙方召集子女,開家庭會議,把遇到問題攤開講,形成法律文書,各自簽字。
  B:經濟問題沒扯清
  經濟問題主要有兩個方面:
  家庭開支
  婚姻破壞力:★★★★
  解讀:誰出房租費?誰的錢用來做生活費?這需要老年人雙方商量好,不要覺得不好意思,談好了,理不亂。今後發生矛盾,也不會彼此爭吵。
  財產繼承
  婚姻破壞力:★★★
  解讀:這多發生在一個老伴去世,另一老伴健在。這堆複雜的後續事情會留給子女,甚至孫輩。
  C:生活習慣差異大
  婚姻破壞力:★
  解讀:很多人以為活了幾十年難以改變的生活習慣也是黃昏戀的一大殺手,可專家恰恰把這個問題影響排在最後。因為很多老年人找老伴,尋求的是心理慰藉,找個說話的人,所以生活習慣的差異,隨著年齡增長,包容度也遠遠的大於年輕夫婦。
創作者介紹

joey

eo15eoehn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