哥哥沒有到庭,妹妹獨自出庭應新竹買房訴 攝/法制晚報記者 洪雪
  法制晚報訊(記者洪雪)身為威剛記憶體兄妹,因為土地的事產生矛盾,哥哥楊軍(化名)在妹妹楊女士大門口寫了很多罵人的字,倆人還在親戚家“講理”時吵了起來,結果哥哥將妹妹打成輕微腦震蕩。為此妹妹將哥哥告上法院,要求賠償醫葯費等共計7000多元。
  今年39歲的楊女士家住房山區韓村河鎮,被告是她的二SD記憶卡哥楊軍。
  楊女士訴稱,2013年7月19日晚,哥哥楊軍在她家大門上塗寫了很多污穢不堪的字,後楊有巢氏房屋女士報警。經派出所調查,楊軍承認該事是自己所為。當天從派出所回家後,楊軍聯繫妹妹說要解決此事。
  第二天下午,倆人來到姑姑家協商解決,沒想到倆人又爭吵起來,楊軍從茶几上拿起一個玻璃杯砸向楊女士的頭部,楊女士報記憶體警。經房山某醫院治療,鑒定為輕微腦震蕩。
  此後,楊女士將哥哥告上法庭,要求楊軍賠償醫葯費、交通費損失共計7000元。
  庭審現場
  哥哥未到庭 電話里稱最多給3000元
  今天上午,房山法院長溝法庭開審此案,但直到開庭,哥哥楊軍都未到庭。
  開庭時,楊女士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,打電話的正是哥哥楊軍。
  楊女士說,楊軍在電話里表示,自己只能給她2000元,“最多我也只能給你3000元,我沒有錢啊。”
  楊女士說,她並不是想多要錢,“就因為你是我哥,我才沒多要,我花了多少就向你要多少,要是別人怎麼可能只要這些錢?”
  “我就是打了你一下,也沒實實在在地打到你,怎麼可能花7000多元?”楊軍說話的聲音有些急。
  “你現在還這樣說,不相信你來法院看啊,今天開庭你為什麼不來?”楊女士也急了,大聲反駁。
  “我就只能給這些錢,你看著辦吧。”說完楊軍就掛斷了電話。
  “他打了人還有理了?”楊女士說,因為哥哥在她家門前的地種東西、蓋房子,倆人起了爭執,最後演變成哥哥在她家門上寫罵人的話,進而導致自己挨打,此前派出所調解了好幾次,但是楊軍總說最多就給2000元。
  “可我看病花了7000元,他大我6歲,畢竟是我親哥,我也很心疼他,就因為是親兄妹,要是別人打的,怎麼我也得要賠償啊?”楊女士說。
  該案未當庭判決。  (原標題:家門被寫髒字 妹告兄索賠償 妹妹被打傷 哥哥未到庭 電話稱最多給3000元)
創作者介紹

joey

eo15eoehn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